传说中黑茶发花的故事(茶花的故事与传说)

茶花的故事与传说

以前,古木南街,有株神奇的茶花。怎样神奇?周围的龙潭里,不管远近,都能看到那株茶花的倒影,象在那树旁看到的一样鲜艳、一般美丽。

这珠茶花神奇,它的传说,才更加神奇呢!

古时,有个勤劳、善良的妇女,名叫达布。她虽孤独一人,却早出晚归地劳动,有吃有穿,生活过得很舒心。

达布年纪越大,却越来越喜爱花草,院内院外,她种了不少花草。一有空,就给花草浇水、锄草、捉虫。红、白、黄、紫,无所不有;春、夏、秋、冬,都有花开。争奇斗艳,万紫千红,清香扑鼻,沁人肺腑。

但达布十分喜爱的花,却没有一丛,总想找一株她最喜爱的花,栽在她的院心里。她四处寻找,山山岭岭都看过了,她最喜爱的花呀,仍然没有找到。

有一天,达布到魁阁龙潭,去背水浇花,走到龙潭边,见一株九蕊十八瓣的花,映在水面上,色彩极为鲜艳,就看呆了。看了一阵,她抬头看四周,也没有发现一株在水面上的那种花,就灌满了水,背着回家了。

达布看见水面上显映出的那株花后,出门想起那种花,进门又想起那种花,睁眼想起那种花,闭眼也想起那种花!想呀想的,不几天,就生了病,不吃不喝,整天躺在床上。她生了什么病?她也不知道。很多医生来给她治病,也没有把她的病治好。她的病呀,一天比一天重啦!

不知病了几天,达布快要死了。危急时,一个美丽的姑娘,跨进门槛,来到达布床边,甜蜜蜜地叫她一声阿妈,说来给她治病。达布睁眼一看,见姑娘头上插着的花,胸前挂着花,和她在水面上见到的那种一模一样,不吃一丸药,病就好啦!达布倏地翻起身,冬地跳下床,一眼都不眨,望着姑娘。姑娘带笑的脸,也同她见到的那种花一般。达布问姑娘戴的是什么花,她说是山茶花;问她有没有花秧,她就送了达布一株。

姑娘走后,达布拿着锄头,就将茶花种在院心里,达布天天给茶花浇水,月月给茶花施肥,季季给茶花锄草,象抚养奶娃那般细心、周到。不几年,茶花树就长大了,开花了。那株茶树,树姿虬劲优美,绿叶四季不凋;那一朵一朵的花,大如牡丹,灿如云霞,风姿绰约,耀眼生辉!更为奇怪的是,那株茶花盛开时节,周围村寨的人,用金盆打水,能看见茶花的倒影;去龙潭边背水,也能在水面看见茶花的倩影。

不知过了多少年,达布死了。据说,送茶花给达布的那个姑娘,是天上的茶花仙女!为了纪念茶花仙女,也为了纪念达布,就在种茶花的地方,盖了一座庙,取名叫茶花庙。清末年间,茶花庙毁坏了,但关于茶花的传说,至今仍然传颂着!

茶花的故事与传说主要内容

伏羲的传说:

传说在中国西北无垠的大地上,有一个非常富饶美丽的国家,叫做“华登氏之国”。这里的人民没有任何欲望和嗜好,一切都顺其自然,所以每个人的寿命都很长,生活得美满而快乐。他们能够畅游于水中,能在熊熊的大火中自如的往来行走,能够腾云驾雾于天地之间,耳聪目明,就如同天上的神仙一般。

在这个极乐的国土上,有个叫“华胥氏”的姑娘。有一次,她到东方的一个林木葱郁的地方去玩耍,她偶然看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脚印,她觉得又奇怪又好玩,就把自己的脚放进了那个巨大的脚印里,刚踩下去,她就感觉到身体发生了一阵巨烈地震颤,后来就怀了孕,生下了一个儿子,叫做“伏羲”

史传上说伏羲曾经画过八卦,用各种符号来代表天、地、水、火、山、雷、风和泽。人民就拿这些符号来记载生活里发生的各种事情。伏羲还发明鱼网,教人民打鱼;他有一个臣子芒氏,也依照他的办法,做成鸟网,教人民捕鸟。这些对于改善人民的生活,都产生了很大的作用。

伏羲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发明了取火的方法,有了火人民吃到烤熟的野味,学会了吃熟食。伏羲氏又叫“庖羲”,意思就是不要吃生肉,猎取野兽到厨房烧制。

神农氏的传说:

神农氏,就是传说中的炎帝。他发明了许多耕田的农具,教百姓学会了种庄稼。传说中的神农的样子长得很怪,牛的头面,人的身子。这或许是因为他在农业上就像几千年来帮助人类辛勤耕种的老牛一样,才被人们想像成这样子。炎帝是农业之神,人们感念他的恩德,所以称他为神农。

神农还是一位神通广大的医药之神。传说,他的肚子光亮透明,心肝脏肠肺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由于当时人们对各种植物的习性不了解,还弄不明白哪些东西可以吃,哪些东西不能吃,因此经常误食毒草而致死,神农看到误食了有毒的植物死去的人们心里非常难过,他下决心要把他能看到的所有东西都尝一遍,看看它们在肚子里面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于是,神农就开始尝百草了。第一次,他尝了一片嫩尖尖的小绿叶儿。这片叶子一落进他的肚子里,只见那片叶子在肚皮里从上面洗擦到下面,又从下面洗擦到上面,把肚皮里各部分洗擦得清清爽爽的,那样子,就像上上下下往来巡查一样,神农就给它取名为“查”,后来人把它叫为“茶”。第二次,他尝了一朵像蝴蝶样的淡红小花。那叶儿像羽毛,甜丝丝的香味扑鼻,这就是“甘草”。

神农就这样一种草一种草地去尝,几乎每天都会吃下去一些毒草,最多一次他在一天当中就中过七十次毒。有一天,神农见到一朵黄黄的小花,像小茶花,那叶子一缩一动的,他把叶子刚放进嘴里,肚肠就一节一节地断开,他来不及吃茶叶解毒就死了。后来人们就称这种草为“断肠草”。所以后来才有了这样的传言:“神农尝药千千万,可治不了断肠伤”。神农为拯救人类而牺牲了自己,人们为了纪念他,都称他为“药王菩萨”,好多地方都盖上“药王庙”来祭祀他。

黄帝的传说:

在炎帝之后又出现了黄帝;也有的书上说,黄帝和炎帝本来是兄弟,黄帝是哥哥,炎帝是弟弟,黄帝,古书也写作“皇帝”,它的意思是“黄天上帝”,“皇”是“帝”的形容词,形容“帝”的光辉伟大。古时候的国君都不称帝,从周代开始称“王”,一直到秦始皇,觉得称“王”不过瘾,才开始称“皇帝”。

黄帝本姓姬,是少典之子。一天,少典的妻子附宝看见一道大电光闪耀着缠绕北斗星,把宇宙整个照得通明透亮,腹中有感而怀孕。在孕育了二十五个月之后,她在青丘生下了黄帝,取名轩辕。

黄帝幼年的时候,非常聪明。当时部落之间经常发生战争,他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组织和训练部落里的人们习武备战,来保卫自己。他周围的部落都对他又敬又怕,纷纷前来向他归降,于是结成一个很大的部落联盟,他成为了这个部落联盟的领袖。他很快就统一了黄河流域的大片土地,在涿鹿山下建立了都城,用云来命名百官,军队称云师,设立左右太监,以监察卫国,他还制定了礼仪和典章制度,作为治理国家的准绳,派百官到各地去处理各种事务。

黄帝以战争的手段,制止了各部落联盟之间长期的混战,建立了国家制度的雏形,使中国原始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历史性的飞跃变化,从野蛮时代,步人了初步文明的时代,揭开了华夏民族文明历史的第一页,成为了中华民族的文明始祖。

上面所讲的仅是三皇的一种说法,也有人把伏羲氏、燧人氏和神农氏称为三皇;还有人把伏羲氏、神农氏和女娲称为三皇

关于茶花的故事

茶花女的故事是真实的,是根据现实生活改编的。

《茶花女》主要内容:作品通过一个妓女的爱情悲剧,揭露了法国七月王朝上流社会的糜烂生活。对贵族资产阶级的虚伪道德提出了血泪控诉。

小说通过“我”充分体现了作者所主张的人道主义思想,着重表现了人与人之间诚挚的交往、宽容、理解和尊重。阿尔芒和玛格丽特之间的爱情体现了人间的真情。

扩展资料

《茶花女》为读者塑造了一些生动、鲜明的艺术形象,而其中最突出、最令人难忘的自然是女主人公茶花女,玛格丽特。她美丽、聪明而又善良,虽然沦落风尘,但依旧保持着一颗纯洁、高尚的心灵。

她充满热情和希望地去追求真正的爱情生活,而当这种希望破灭之后,又甘愿自我牺牲去成全他人。

这一切都使这位为人们所不齿的烟花女子的形象闪烁着一种圣洁的光辉,以至于人们一提起“茶花女”这三个字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什么下贱的妓女,而是一位美丽、可爱而又值得同情的女性。

小仲马笔下的茶花女,是一个性格鲜明、思想明朗、感情纯真而又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一个姑娘。虽然命运和生活把她推进了另一种境界,成为风尘女子。但是,她纯真的本质没有改变。为了高贵的爱情,她宁可失掉一切,宁可受尽屈辱和误会。

最后,为真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茶花女的遭遇和悲惨结局,揭露资本主义社会对被侮辱、被残害者的冷酷无情,批判资产阶级虚伪的道德观念。人们在看《茶花女》时,往往落下伤心的眼泪。悲剧直接给人以痛感,但痛感迅速的向快感转换,从而使读者在感情上得到一种满足。

小说中,阿尔芒的父亲不能接受玛格丽特,只因为她是一个妓女,在他眼中,妓女是道德败坏的象征,辱没家声,而且毫无人性,“是没有心肝、没有理性的生物,她们是一架诈钱的机器,就像钢铁铸成的机器一样,随时随地都会把递东西给它的手压,毫不留情、不分好歹地粉碎保养它和驱使它的人。”

正是这种伪道德,熄灭了爱情之火,也熄灭了生命之火。小仲马批判造成玛格丽特悲剧命运的伪道德,其实也是为母亲悲剧命运鸣不平,是自身情感经验的移情。

小说采用了三个第一人称的叙述法。全书以作者“我”直接出面对玛格丽特的生平事迹进行采访着笔,以亚芒的自我回忆为中心内容,以玛格丽特临终的书信作结。

这就把女主人公的辛酸经历充分展露在读者面前,很易激起读者的同情和怜悯;众人对玛格丽特遭遇的反应,也通过作者“我”表达了出来;这样就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感,使作品充满了浓厚的抒情色彩。

小说动用倒叙、补叙等多种手法,从玛格丽特的不幸身死,对她的遗物进行拍卖,作者“我”抢购到一本带题词的书写起,从而引出题赠者亚芒对死者的动人回忆。

茶花女的故事取自

故事讲述了一个青年人与巴黎上流社会一位交际花曲折凄婉的爱情故事。作品通过一个妓女的爱情悲剧,揭露了法国七月王朝上流社会的糜烂生活。对贵族资产阶级的虚伪道德提出了血泪控诉。在法国文学史上,这是第一次把妓女作为主角的作品。

茶花的传说民间故事

红山茶花,又名曼佗罗花,不仅高贵典雅。深受人们的喜爱;又是佛教中的吉祥花。红山茶是山茶

属中最古老的珍稀品种,其花大色红,花蕊发达,金黄色,名大红金心,花期很长,一花能开十余天,

一花期可延续几个月,有“雪里开花到春晚,世间耐久孰如君”的美誉。

山茶花有许多别称,值得一提的是“曼陀罗”这一与宗教有关的别名,关于曼陀罗花有一个最为

传奇、浪漫的传说:相传佛祖传法时手拈曼佗罗花,且漫天下起曼佗罗花雨,所以,茶花也象征着宁

静安详、吉祥如意、佛光普照。

与花茶有关的故事

生活处处有哲学。华罗庚先生曾经举了个泡茶的例子,比如,想泡壶茶喝。当时的情况是:开水没有;水壶要洗、茶壶茶杯要洗;火生了,茶叶也有了。怎么办?

甲:洗好水壶,灌上凉水,放在火上;在等待水开的时间里,洗茶壶、洗茶杯、拿茶叶;等水开了,泡茶喝。

乙:先做好一些准备工作,洗水壶,洗茶壶茶杯,拿茶叶;一切就绪,灌水烧水;坐待水开了,泡茶喝。

丙:洗净水壶,灌上凉水,放在火上,坐待水开;水开了之后,急急忙忙找茶叶,洗茶壶茶杯,泡茶喝。

茶花历史故事

相传,古时有个勤劳、善良的妇女,名叫达布。她虽孤独一人,却早出晚归地劳动,有吃有穿,生活过得很舒心。达布年纪越大,却越来越喜爱花草,院内院外,她种了不少花草。一有空,就给花草浇水、锄草、捉虫。红、白、黄、紫,无所不有;春、夏、秋、冬,都有花开。争奇斗艳,万紫千红,清香扑鼻,沁人肺腑。但达布十分喜爱的花,却没有一丛,总想找一株她最喜爱的花,栽在她的院心里。她四处寻找,山山岭岭都看过了,她最喜爱的花呀,仍然没有找到。有一天,达布到魁阁龙潭,去背水浇花,走到龙潭边,见一株九蕊十八瓣的花,映在水面上,色彩极为鲜艳,就看呆了。看了一阵,她抬头看四周,也没有发现一株在水面上的那种花,就灌满了水,背着回家了。达布看见水面上显映出的那株花后,出门想起那种花,进门又想起那种花,睁眼想起那种花,闭眼也想起那种花!想呀想的,不几天,就生了病,不吃不喝,整天躺在床上。她生了什么病?她也不知道。很多医生来给她治病,也没有把她的病治好。她的病呀,一天比一天重啦!不知病了几天,达布快要死了。危急时,一个美丽的姑娘,跨进门槛,来到达布床边,甜蜜蜜地叫她一声阿妈,说来给她治病。达布睁眼一看,见姑娘头上插着的花,胸前挂着花,和她在水面上见到的那种一模一样,不吃一丸药,病就好啦!达布倏地翻起身,冬地跳下床,一眼都不眨,望着姑娘。姑娘带笑的脸,也同她见到的那种花一般。达布问姑娘戴的是什么花,她说是山茶花;问她有没有花秧,她就送了达布一株。姑娘走后,达布拿着锄头,就将茶花种在院心里,达布天天给茶花浇水,月月给茶花施肥,季季给茶花锄草,象抚养奶娃那般细心、周到。不几年,茶花树就长大了,开花了。那株茶树,树姿虬劲优美,绿叶四季不凋;那一朵一朵的花,大如牡丹,灿如云霞,风姿绰约,耀眼生辉!更为奇怪的是,那株茶花盛开时节,周围村寨的人,用金盆打水,能看见茶花的倒影;去龙潭边背水,也能在水面看见茶花的倩影。不知过了多少年,达布死了。据说,送茶花给达布的那个姑娘,是天上的茶花仙女!为了纪念茶花仙女,也为了纪念达布,就在种茶花的地方,盖了一座庙,取名叫茶花庙。清末年间,茶花庙毁坏了,但关于茶花的传说,至今仍然传颂着!临床研究发现,茶花粉不仅口感好、营养物质含量丰富,而且具有深层保养或改善肌肤的功效,能有效预防皮肤的各种不良现象,增强皮肤活力,另外可提高神经系统的正常兴奋性,改善眨眼,增强智力,抗衰老。

茶花的故事与传说作文

茶花的名字家喻户晓,不少人都喜欢它。

我家周围也载了许多茶花,我很喜欢茶花,喜欢它的娇媚鲜艳。

茶花的树干有力而挺拔,那绿油油的叶子呈椭圆形,叶脉呈浓绿色,清晰可见。

茶花的颜色很多,有白色的,有粉红色的,还有紫色的呢!但是,白茶花开放的时间最早,花期又长,它在冬天就悄悄绽开了笑脸,到现在还傲然怒放呢!远远看去,就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楚楚动人。

别的颜色的茶花一般在春季开花。

刚长出的花苞,人们只能看见半开半合的萼片,而小花蕾呢?却蒇而不露。

等到萼片长到一定的程度时,就会慢慢扩散,花露出来了!这时的花蕾长得特别快,不过几天,它就慢慢开放。

开出来的花鲜鲜亮亮,花朵硕大,看的人如痴如醉。

茶花是那么美丽,怪不得温州市的人们把它评为市花。

茶花的传说主要内容

说起茶花大家都比较熟悉,它是南方的一种花很漂亮,但是大家知道吗?在很久以前发生了一个故事,听到这是不是有点好奇,是不是很想知道这些呢,那就一起看看下面的文章,看看,吧。

茶花是一种很漂亮的花,许多人都很喜欢,但是大家知道吗?它有一个很美丽的故事。相传,有一个名字叫达布的妇女,她很勤劳、善良但是一直孤独一人出晚归地劳动,有吃有穿,生活过得很舒心。她最大的爱好是喜爱花草,院内院外,她种了不少花草。一有空,就给花草浇水、锄草、捉虫。红、白、黄、紫,无所不有;春、夏、秋、冬,都有花开。争奇斗艳,万紫千红,清香扑鼻,沁人肺腑。但是没有一个特别的喜欢的。总想找一株她最喜爱的花 ,栽在她的院心里。她四处寻找,山山,金盘荔枝岭岭都看过了,她最喜爱的花呀,仍然没有找到。一天,达布到魁阁龙潭,去背水浇花,走到龙潭边,见一株九蕊十八瓣的花,映在水面上,色彩极为鲜艳,就看呆了。看了一阵,她抬头看四周,也没有发现一株在水面上的那种花,就灌满了水,背着回家了。出门想起那种花,进门又想起那种花,睁眼想起那种花,闭眼也想起那种花!想呀想的,不几天,就生了病,不吃不喝,整天躺在床上。她生了什么病?她也不知道。很多医生来给她治病,也没有把她的病治好。她的病呀,一天比一天重啦!知病了几天,达布快要死了。危急时,一个美丽的姑娘,跨进门槛,来到达布床边,甜蜜蜜地叫她一声阿妈,说来给她治病。达布睁眼一看,见姑娘头上插着的花,胸前挂着花,和她在水面上见到的那种一模一样,不吃一丸药,病就好啦!达布倏地翻起身,冬地跳下床,一眼都不眨,望着姑娘。姑娘带笑的脸,也同她见到的那种花一般。达布问姑娘戴的是什么花,她说是山茶花;问她有没有花秧,她就送了达布一株。姑娘走后,达布拿着锄头,就将茶花种在院心里,达布天天给茶花浇水,月月给茶花施肥,季季给茶花锄草,象抚养奶娃那般细心、周到。不几年,茶花树就长大了,开花了。那株茶树,树姿虬劲优美,绿叶四季不凋;那一朵一朵的花,大如牡丹,灿如云霞,风姿绰约,耀眼生辉!更为奇怪的是,那株茶花盛开时节,周围村寨的人,用金盆打水,能看见茶花的倒影;去龙潭边背水,也能在水面看见茶花的倩影。不知过了多少年,达布死了。据说,送茶花给达布的那个姑娘,是天上的茶花仙女!为了纪念茶花仙女,也为了纪念达布,就在种茶花的地方,盖了一座庙,取名叫茶花庙。清末年间,茶花庙毁坏了,但关于茶花的传说,至今仍然传颂着! 看完这篇文章你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是不是没想到茶花有着这么美丽的传说,是不是很棒呢,你一定被感染了吧。

茶花的故事与传说教案

《心有不甘》结局的最后周商商和韩峥生了可爱的孩子,有了新的生活,而苏寅正最后去世了,在他死后周商商会定时的去看他,韩峥也没有反对,对于周商商和苏寅正的结局很多读者表示很惋惜,可这一切都是苏寅正自己作没了,有人说周商商偷偷堕胎那一刻,他们的感情就回不去了,可不曾想,在苏寅正在出轨的那个时候,就注定与周商商无缘了。

心有不甘结局是什么 心有不甘周商商苏寅正结局是he吗

上帝若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就在查案组放弃侦查的时候,陈婉怡开始交代了:“我觉得他是自杀的……”

自杀?你觉得?所以这也只是你的个人推测?

那可真是一个群星满天的晚上,璀璨的星空,流光溢彩的银河,浩瀚、静谧、缥渺,无穷无尽,对于浩大的宇宙来说,一个人的出生到灭亡,就如同漂浮在宇宙上空的尘埃,细微渺小得可怜,尤其对于无穷无尽的时光里,好比大海上的浪花,在一个瞬间的功夫便湮灭。

陈婉怡一直在想苏寅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爱过自己吗?他想要什么?

以前她觉得苏寅正肯定不爱他的前妻,现在她想知道的是苏寅正既然那么爱自己的妻子,为什么还要和自己在一起?

他是在自己身上找什么吗?

或许问题根本就是很简单,女人喜欢把感情问题想的复杂,她习惯性把傲慢的苏寅正当成一个神一样的男人,而她忘了。

懦弱、自私、逃避、会在灯红酒绿花花绿绿的金钱世界迷失自己。

回来之前,她去监狱看了陈婉之,她本是看笑话去的,结果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才是最大的笑话:“你肯定没想到苏寅正到底因为什么才跟你在一起。”

因为什么?

结果是滑稽的,也是难以接受的。

她回国,是因为苏寅正要跟另一个女人结婚了,她跑到花溪别墅质问苏寅正问的却是你当初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她在花溪别墅外头看到苏寅正从门里走出来,她走上前去,苏寅正对她熟视无睹,她开口说话,苏寅正转过脸看了她一眼,真的就一眼,她抓住苏寅正,苏寅正甩开了她,然后上了一辆CRV。

这个男人不爱她,因为不爱,所以连个解释也没有。

阿美和阿佳对视了一眼:“你抓伤了苏寅正?”

陈婉怡捂着脸,泪水湿濡了十指:“我不知道,不知道……”

“你冷静点。”

“你那天看到的苏寅正是什么模样,我是说他那天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根本不把别人当人看,不过那天他肯定喝酒,我在他身上闻到酒气,不过苏寅正酒量真的很好,绝对不会糊涂到死踩油门冲下公路。”

“那你怎么肯定他是自杀?”

陈婉怡又哭了起来:“我只是猜想,可能你们都不了解,其实苏寅正他……活得并不快乐。”

苏寅正活得不快乐吗?

一位稍微年长的警察回忆起一件事情,去年还是前年的冬天,他到了S市的一个地下赌坊缉赌,那天他看见苏寅正也在里头,他拘留了苏寅正一个小时,然后苏寅正就被他律师带回去了,领走前,苏寅正侧头看了他一眼,黑瞳里全是嘲讽。

嘲讽谁呢,自己还是别人?

后来他跟人聊天,聊起苏寅正,有人说:“做人做到苏寅正这份上才不算白活,咱们警察辛辛苦苦每月不到五千块,我们一辈子的工资都都不够苏寅正一个小时输的钱。”

人活着都有压力,房贷车贷,苏寅正呢,他不怕输钱,他寻找各种刺激,但是什么样的刺激还能刺激到他呢,他已经没有心了。

没有心,他的人生已经没了大喜大悲,不会因为股市涨了开心,也不会因为跌停了难受。

世界万物,或许还有一个人能影响到他,但是她与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

9月28号这天,苏氏集团的副总为苏寅正举行了盛大的葬礼,全公司两万多员工集体悼念。悼念现场,黑色相框上的黑白照片里的苏寅正还很年轻,照片是苏母亲亲自选的,挑选了苏寅正大学个人毕业照,然后将它冲印扩大成了遗照。

苏寅正照片不多,二十五岁后基本没怎么拍照,留下来的除了几张和别人握手的商业照就是和周商商的几张合照。

哀悼会上不少人都哭了,苏寅正这个老板真的不是个好老板,刚愎自用,性情恶劣,公司里的男员工都讨厌他,但是不可否认,他们也是敬仰他的。

何况他还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衣食父母走了,之前如何抱怨老板严厉如何阴晴不定,在死亡面前,怨言都变得轻微了。

苏寅正的哀悼会,不少老同学也都来了,其中有他的高中同学,鸭子、华驹,韩峥……也来了跟他同个宿舍的大学同学,张临沂也来了,对着苏寅正的黑白照片弯了弯腰。

来的同学里面,有些只跟苏寅正打过一次球,有些也是他读书时候的挚友,他们一起聊过女孩,一起争论过高数题目,一起看过片子,也一起打了不下一百场的球。

只是有个人依旧没有过来,苏寅正青春期里最重要的一个女人,那个苏寅正用青春用生命爱过的女人,

爱过,爱过,当爱已经成了过去,往事不可追忆。

回忆起苏寅正,苏寅正一个大学同学开口了:“我以前跟他做过同一个课题,其实我一直认为他选择去北京感到可惜,他应该走科研这条路。”

苏寅正这位同学,他目前就在国家科研院工作,前年他和苏寅正在安徽遇上,然后一起喝了酒,酒桌上他跟苏寅正吐糟工作的不愉快,工资少,压力大,不公平竞争。

“跟我干,月薪5万。”苏寅正笑着开口。

他摇头:“还是算了吧。”

那天他跟苏寅正都喝得有些多,他和苏寅正的有些对话也记不怎么清楚了,他只记得出来的时候苏寅正突然说了一句:“你们科研院还招人吗?”

“别扯了,你老板不当了?”

苏寅正又笑了下:“书丢了太多年了,不骗你,现在我公式都没记住几个了。”

苏寅正说的是玩笑话,他也听成了玩笑话。

华驹也想起来,曾经周商商信誓旦旦地跟他吹嘘苏寅正:“我觉得苏寅正是会获得诺贝尔的。”

今天大家悼念的是一位企业家,然而几个人知道苏寅正的曾经的理想就是当一名科研家,即使知道,又有几个人记住呢?

大千世界,钱的世界,也对,我们自己都忘了年少时候的理想,怎么还会记得别人的理想。

再次回忆起来,年少模样早已经丢在岁月的洪流中,慢慢模糊,慢慢湮灭,长江后浪推前浪,匆匆人生路,我们日夜兼程的赶路,又何曾回过头看看自己有没有丢了什么。

——

苏寅正出殡这天,小雨微风,S市的市长都来送行了,有人感慨:“活着倍有面子,死了更有面子。”

苏寅正入土为安的那一刻,苏母终于哭晕过去,由莫霓扶着上了车。

苏寅正是真的死了,S市的闺中小姐又少了一个YY的对象,曾经把苏寅正当做梦中情人的女孩都会遇上真正属于自己的男人,然后踏入婚姻殿堂,即使偶尔回想自己的青春岁月: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优秀的男孩,他有着俊雅的面孔和温暖的笑容,可惜他死了,他只活了35岁。

然而周商商呢?

她还会想起他吗,她想起的他的时候,是笑,是难过?

年少的时候,周商商应该真的打算生生死死都爱这个男孩,爱一辈子,如果还不够,下辈子,下下辈子。

可惜她的爱情在现实中夭折了,她的爱终止在他们认识后的十四年。

十四年,其实真的要算长呢,这年头,闪婚闪离,爱情变成了速食快餐。不适合了,不喜欢了,那换人吧,谁又离不开谁呢?一年的以上的爱情都会被歌颂了,十四年,这又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

阿美花了整整两天两夜看完了苏寅正留在这世上的信,她再次打电话给周商商,这次电话接通了。

周商商的声音让她微微有些惊讶,惊讶过后,她表明自己这次打电话给她的目的,说到信数量时候,阿美又忍不住唏嘘了一把。

“韩太太,我明天就把这些信寄给你吧。”

电话那头是良久的沉默,半晌,传来周商商略清淡的声音:“不用了,这些信,你们代为销毁吧。”

挂上电话,阿美郁闷了,她跟阿佳提起了这事,阿佳转过身来说:“逝者已逝,估计怕伤心吧。”

“再伤心也要看吧,她毕竟爱过她的前夫啊。”

“爱过又如何,还不是离婚散场。”

阿美撇撇嘴,头疼道:“那这些信怎么办啊?”

阿佳头也不抬一起:“物归原处呗。”

阿美:“对哦,明天我就放回花溪别墅。”

——

苏寅正死了,警局给的结果是这是一出酒后驾驶导致的交通事故。

S某汽车驾校有一位老师在上理论辅导课的时候把苏寅正的案例当成了教案:“你们看看吧,就是因为酒后驾驶,连苏寅正都挂了,他不够有钱么,他不够强大么,他支付不起医疗费用么,都不是,酒驾面前,人人平等,所以珍惜生命,远离酒驾。”

苏寅正死了,苏氏的股票大跌,苏寅正活着的时候好多人都认为他不会做生意,但是苏氏股票一直稳妥稳妥的,结果他死了,股价却大跌了,他们不相信没有苏寅正的苏氏还能走远,虽然曾经他们也怀疑过苏寅正这人到底靠的是运气还是实力。

苏寅正死了,相熟的几个人在周商商面前都是小心翼翼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然后有一天发生周商商装的比任何人都好。

看起来真的什么也没发生,没有掉眼泪,也没有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小房子里,作息规律,只是每天陪牛皮糖的时间更多了。

糖糖睁着像极了周商商的大眼睛问牛牛:“每次叫妈妈,都是叫了好几声她才听到。”

苏寅正死了,有些人会忘记他,有些人还是会想起他,想起他的好,想起他的坏,然后慢慢发现,当一个人彻底远离了大家的生命,他的坏会变轻了,他的好反而会随着时间慢慢沉淀下来,直至凝结成固体,变得坚硬不可摧。

——

苏寅正去世后的第一个星期,莫霓接到警局一个电话,然后从警局拿回来一枚戒指。莫霓想跟苏语芯说苏寅正应该是自杀的。

想了下,什么也没有说。

自杀是个太沉重的事实,她都接受不了,何况是自己的母亲,十月怀胎,辛辛苦苦将儿子拉扯长大,不求他有多大的出息,只求他平安幸福。

而他却自杀了,这个自私又懦弱的男人啊。

她怎么就爱上了这个男人,结婚前一个月,她问苏寅正一个问题:“你觉得爱情跟婚姻一样吗?”

记得苏寅正是这样子回答的:“对我来说,爱情跟婚姻是连体的。”

他不爱她啊,因为没有爱情,他最终没办法做到跟她跨进婚姻的殿堂。

他这辈子只结过一次婚,他这辈子也只爱过一个人。

半个月多后,莫霓还是给周商商打了电话,一个小时后,安静的咖啡屋,莫霓把这个银白色戒子递给周商商。

“他们在整理事故地点找到的,可能认为这戒子是我的,所以通知我拿去警局拿了回来。”说到这,莫霓看了眼人来人往的窗外,抿抿唇,“我想,这枚戒子应该是你的吧。”

周商商默默接过戒子,银白色的素圈,散发着淡淡的光华,映衬着周商商平静的面容,有些模糊,就像一张油画被水浸湿,只剩下隐隐的轮廓。

周商商匆匆离开咖啡屋,脚步凌乱地冲到一条小巷子里,然后蹲□子嚎啕大哭起来,听到苏寅正死了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当指尖接触到这枚戒子,似乎有一只手狠狠地拨了下她的心弦,不管她承不承认,有些记忆依旧鲜活地存在她的体内。

“苏寅正,你愿意娶周商商为妻吗,一辈子珍惜她,爱护她,对她忠贞,视她为一生的珍宝,你愿意吗?”

“苏寅正,你傻了啊,愣着做什么,到底愿不愿意啊?”

“愿意,我愿意,商商……”

“……”

好多年前,在周商商亲眼目睹苏寅正和陈婉之的暧昧后,周商商也跑到这样的小巷子哭过,时间飞逝,周商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会像那样子大哭一次。

为苏寅正,为她自己,也为他们有过的爱情。

假如爱有天意,如果可以回到十几年年前,她一定要告诉那时候的周商商,不要认识苏寅正,不要和他相爱,不要在一起。

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苏寅正是不是不会死了?

最恨他的时候都没想让他死,现在他怎么可以死了,这个自私又懦弱的男人。

——

时间回到苏寅正出事的那天,其实那天苏寅正心情应该还算好的,签了一个合同,过阵子又有好几千万到账,他开车回到路上,一个小孩的球砸到了他的车窗,他打开车窗,小孩害怕地跑远了。

然后又想起了周商商,开车回到花溪别墅。

苏寅正回到花溪别墅很多次,却很少踏进他和她周商商的卧室,他打开卧室里的灯,然后他立在落地窗户前看着落日西下,血红色的半边天,红霞在天际翻滚。

转过身扭头的时候,无意看到一张纸揉成一团夹在柜子的与墙的角落上。

柜子搬开,展开揉成团的纸,周商商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苏寅正,你这个猪头,怎么还不回家?”

你怎么还不回家,你真的不知道她其实一直等你回家吗?

怎么还不回家?

怎么还不回家?

怎么还不回家?

……

“老婆,我回来了。”苏寅正蹲坐在窗户前一抽一抽地哭起来,什么时候,他不再说这句话了。

你怎么还不回家吗?

你是在等我回家吗?

——

在苏寅正去世后的27天,周商商还是去了墓园,苏寅正的墓前已经放着好几束鲜花,周商商放下手中的白菊,抬头看着墓碑上的苏寅正的照片。

简单的黑白照依旧可以分辨出照片上这个男人的年龄,如果周商商没有记错,这是苏寅正大学的毕业照。

照片上苏寅正微勾着双唇,漂亮的眼睛黑幽又深邃,看着他的时候,好像都可以看到他眼里去,仿佛里面氤氲着许多要说的话语。

“听说你给我写了很多信,真的写给我的么,还是写给十六岁的周商商……”周商商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不管十六岁也好,二十六岁也好,周商商都是她。

就像她多么希望苏寅正只是十八岁的苏寅正,她还是要接受二十八岁的他。

周商商放下花束,离开了。

转身的时候,一阵风儿吹过,吹干了她脸上的泪水,就像情人的手,替心爱的姑娘轻轻擦拭掉脸上的泪花。

微风里,照片上苏寅正睁着黑幽又深邃的眼眸静静地直视前方,仔细看,里面真的好像有很多话儿要说的样子。

傍晚,韩峥也到苏寅正的墓碑,放下一束鲜花,立了一会,便走了。

——

苏寅正去世后第二年开春,韩家的两株山茶花开的特别好,周商商修剪枝头的时候,四岁的糖糖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枚银白色的戒子。

“妈妈,我捡到一枚戒子。”

周商商蹲□子,笑着摸摸糖糖的头:“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准乱翻大人的东西。”

糖糖点点头:“我错了。”

周商商捏了捏糖糖的苹果脸,顿了顿,“别让你爸爸知道这枚戒子。”

“可是爸爸已经知道了啊。”糖糖眨眨眼,“好奇怪啊,爸爸也说不要让妈妈知道。”

周商商愣了下。

糖糖睁着大眼睛:“爸爸说,不要让妈妈知道自己看到了这枚戒子。”

这话有些拗口,糖糖叙述得很慢,加上口齿依旧不是很清,周商商缓了很久才明白糖糖的话是什么意思。

周商商跟女儿招了招手:“糖糖,帮妈妈带一句话给爸爸。”

糖糖乖巧的点点头。

当周商商说完话,糖糖便咧着嘴跑上了楼。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糖糖又咧着嘴跑下了楼,白色的小裙子都快随风飘了起来,后头传来韩太太紧张的声音:“糖糖,慢点。”

糖糖立在周商商跟前,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傻笑两声:“爸爸说,我也爱你……”顿了下,下面还有一句记不得了,抓抓头,“还有一个杯子什么的……”

周商商笑:“傻丫头。”

(0)
上一篇 2023年6月16日 下午11:40
下一篇 2023年6月16日 下午11: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